网站首页 >养殖技术 > 文章

一位职业教育教师的日常记录

一位职业教育教师的日常记录

    1989年的那个秋天,我上初中了。 姐姐因为第一次小升初没有考上(那时候小升初要考试的,有相当人上不了初中),五年级留级,复读了一年。 第二次考上了,但因为要照顾我和比我小三岁的弟弟,就放弃上初中了。 此事对姐姐来说,是人生的转折点。

对姐姐,我一生愧疚,并感恩她的付出。

以后有机会另开一帖来说。

    暑假里,我要忙着帮家里干农活,另外还找村子里比我年长的初中生要初中的课本,这些都是我自己去想去做的,在读书方面,家里没有人能帮忙。

父母只是忙于农田,解决一家五口人的吃饭穿衣,虽然很辛苦的劳作,也只能满足最低的生活标准。   拿到初中一年级课本时,真是大开眼界,语文中的课文不再是短短的了,有好多页的长篇课文了,哪怕辛苦的做完成一天的农活,回来也会拿起那破旧的二手课本翻看!数学课本上的一些知识,不懂,但很神奇。

还有英语课本,第一次有种特别异样的期待,期待开学上初中,期待着可以象那些初中生一样单肩挂着绿色的书包。     1989年那个夏天,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,70后的人应该都记得。   初一的第一个学期,我印象很深的就是花了不少的时间背诵那个小白皮书,批判那些“暴徒和暴行”的,有诗歌体裁的,要背诵。

我有一个好方法:就是把图与文结合起来记,速度快还不易忘记。 所以学习方法很重要,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。

    1990年,初中二年级,北京第十一届亚运会,学校团委要求大家捐款,其实也不叫捐款,反正是老师让交一块钱,就发一个有熊猫图案的帽子,我说的帽子就是现在小孩子过生日时,买生日蛋糕时送的那种戴在头上的纸“王冠”。     学习上已经驾轻就熟了,有了好的方法,有了老师的表扬,有了良好的学习态度,更有了一个目标:离开农村,农活太苦了!  那时经常被老师带着去县城参加各学科的比赛: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语文等,现在想一想,农村的教育与县城的教育有很大的差别,通过参加这些竞赛让我感受到农村和农村人的落后,真的是当时的感受。

我不再与周围的同学“比先争优”,我开始“对标”县城里的同年人了。 现在想来,这也算是开了眼界吧,“胸怀”也“宽大”了,与同学的关系也好了,不像以前总觉得第二名的同学是我的竞争对手,后来我不再担心他们会超过我,并且我也愿意帮助他们。

    现在分析来看,其实这就是人性吧。 当你所对标的人,你是提防着他的,哪怕你伪装的再好,你内心里是明白的。

  打开眼界,胸怀自然宽广,也能很好的看待竞争和竞争者。

  。

上一篇:伞已经开始漏雨啦…… 下一篇:IEEE改正背后是中国学术的自强